long8 www.pfrusa.live 現實題材的電影《我不是藥神》7月5日在內地上映,首日票房超3億,4天票房超13億,9天突破20億!有機構預測,電影保守估計能賣到30億。

 

繁榮的數據背后,是血淋淋的中國現實,有多少家庭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甚至很多時候,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人、朋友,從身邊離開,多么想抓住他,卻無能為力。在高的藥價、治療費用面前,我們顯得那么不值一提,軟弱無力。

 

患者及家屬:只為活著

 

就像電影中的老年患者哀求警察時候所說,“4萬塊1瓶,我病了3年,吃了3年,為了買藥,房子沒了,家人也拖垮了,誰家還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我不想死,我想活著。”

 

一句話擊中了千萬人的心,沒有什么大道理,邏輯很簡單,她只是做為一個生命體而言,求得最最基本的要求——活著。

 

“他們根本吃不起正版藥,他們就等著我把藥帶回去救他們的命。”

 

吃不起正版藥,活著就成了一種奢望,即使是超級富豪,也經不起這種精神上和金錢上的折磨,即使是花掉了所有的錢,也不能保證一定能夠康復。即使散盡家財仍未康復,患者和家屬仍然會千方百計尋找生命延續的辦法。就像電影中的單親母親,她想讓自己的女兒活著,哪怕去做一個見不得光的職業。

 

在活著面前,病人和家屬顯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再多的錢,到最后也只是吃空。

 

制藥企業:一場投入的馬拉松

 

以電影中的格列衛為例,從發現靶點到上市銷售,歷時50年,研發投資超過50億美元。

 

抗癌藥物的研發過程充滿了不確定性,任何一個微小環節的差錯,都會導致多年的投入打水漂。研發成功如創業一樣,同屬于小概率事件。

 

研制成功后,雖然有20年的專利?;て?,但是從到輸出國后,需要重新做臨床試驗,從立項到批準上市,漫漫長路差不多需要10年左右,這僅剩的10年?;て?,也是“投資收回期”,需要收回研發、生產、人工成本,需要獲得維持企業持續發展的經營利潤,否則企業怎么生存。

 

仿制藥與原發藥相比,研發成本極低??拱┮┳ɡ;て諞還?,大量的仿制藥會涌入市場,難以避免的價格戰,會讓藥品價格斷崖式下降。在這10年內,如果沒有賺夠足夠的錢,企業還會有動力去更大地投入研發嗎?沒有技術發展和新藥的研發,患者連天價藥都買不到,治病救命進入一個死循環。

 

即使是在?;て?,也不能完全避免仿制藥品。例如印度適用于專利強制許可,也就是當專利嚴重危害國家和人民群眾的安全的時候,國家可以強制許可本國制藥企業將進行仿制,保障國民醫療權力。

 

然而我們只知道印度有仿制的政策,卻不知道美國FDA的數據庫是對印度開放的,而對我國則不然。如果我國不?;ぷɡ?,美國的數據不對我們開放,即使人家的專利?;て詰狡?,我們仿制藥品也無從下手。因為你連藥品的結構都不知道,還怎么去仿?

 

回到我國藥企,眾所周知我國是一個仿制藥大國,一定程度上滿足了臨床要求,但是藥效卻不理想,甚至出現粗制濫造。也就是說,即使專利?;さ狡?,我們的仿制藥能否保證市場競爭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從原料到輔導,從試驗到審批,整個仿制藥的產業鏈都非常脆弱。

 

社會大眾:多么痛的領悟

 

隨著電影熱度持續攀升,一個意象不到的結果是,人們對保險的關注度隨之飆升,保險類支付寶小程序訪問量一周內直線增長414%。有媒體不由感嘆,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保險。雖然商業保險是一種風險預防手段,但是國人的保險意識遠遠趕不上投資理財。

 

這個社會,感受最多的其實是冷漠,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對社會的冷漠,那種魯迅筆下看客心理的冷漠。比如現在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戰,更多的感覺是國家的戰爭,作為個體雖會受影響,但是我們并沒有參與感,也沒有做些改變時局的能力。

 

然而,每到一些大的社會問題出現的時候,中國人卻又顯得那么有凝聚力,那么同仇敵愾?;叵肫鵂改昵懊攔湔狹舜笫構?,沒有人組織,自發的全民譴責,捍衛主權。512汶川大地震,全國人民主動地捐款捐物,默默致哀。十九大召開,全國上下不自覺提升的國家自豪感,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民眾開始關心政治,關注時事。這次藥神電影,也引起了無數群眾的熱議探討,這部電影是國內為數不多的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因為它關乎每一個家庭,也是對作為人的生物屬性最真實痛擊。

 

不是非要經過生離死別才能懂得珍惜,不能經過背井離鄉才有了鄉愁,不能到了身染重病才懂得健康的重要,不是非要有了這種揭開血淋淋現實的電影才引起社會變革。

 

醫藥改革,政府一直在行動。

 

國家政策:病有所醫道且長

 

中國最大的社會變革,就是進入老齡化社會,隨之而來的是呼喚醫療保障體系的健全。

 

這個電影之所以能夠順利過審,我想也是政府對醫藥改革決心的一種體現。

 

在一些媒體中,也有對醫保體系的探討。比如在澳大利亞,因為國家實行了藥品福利計劃,電影中真實格衛寧普通患者只需要38.5美元,優惠卡患者只需5.4美元,相當于人民幣30元。這個討論忽視了一個最大的現實,中國的國情,中國14億人口和發展水平。雖然總量上已經成為第二大國,但是人均上我們還排在70位。尚沒有能力承擔這么重的社會負擔。

 

但是并不是這個事情太難就不做了,好吃的肉都吃了,剩下的硬骨頭不能不啃。將各種天價救命藥納入醫??贍芐暈⒑跗湮?,醫療支出的不斷增長,挑戰著各個國家的福利制度。這些年中國政府仍在保障國民醫療健康權力方面做了很大努力。

 

2015年,先從臨床試驗數據打假開始,再將研發和制造分離。

 

2016年,推動臨床急需藥品優先審批,以療效為標準推動化學藥品分類改革。

 

2017年,加入國際人用藥品注冊技術協調會,中國研發的藥物可以在全球同步上市。調整醫保目錄,格列衛可實現75%的報銷。實行價格談判,“醫保談判”將推動如格列衛之類的原創藥在藥審環節極大縮減時間,上市后以合理價格快速進入中國市場。

 

2018年,國家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為藥品上市后的醫保對接、支付方案提供政策指導。國辦印發意見,促進仿制藥的研發。中國開始對進口抗癌藥實施零關稅,將“格列衛”納入醫保,報銷比例達到90%以上。

 

從根本上解決人民群眾對看得起病、吃得起藥的美好需要,同醫療體系諸多弊病之間的矛盾,還有很長路要走,希望這條路是個高速公路,不是一條泥濘小道。

 

就如同《熔爐》催生韓國《性侵害防治修正案》,《廁所革命》改變6億印度女性命運一樣,也期待《我不是藥神》能夠促進醫藥體制改革的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