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直通車:010-84108769
 
文:long8集團國有資本與國企改革研究中心主任 呂曉暉;研究員 邊雨竹博士

一、導論
 
宏觀經濟的下行和產業結構的調整,不斷推高不良資產規模。巨大的不良資產量和不斷攀升的不良資產率,也在預警經濟運行中的巨大風險。整個社會不良資產快速增加,也使得不良資產加速處理成為客觀和迫切的需求。
 
加速不良資產處理需要從兩個層面入手,一是增加不良資產處理的機構和處理的方式,二是提升不良資產的處置效率。目前政府所做的包括放開AMC牌照、重啟債轉股和不良資產證券化等措施,主要是通過增加處理的方式和資產管理的組織數量來加大不良資產的處理力度;而互聯網+則是從提升不良資產管理的效率出發,來提升不良資產管理效率。
 
目前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AMC)信達、華融、長城、東方紛紛觸網,地方AMC和不持牌AMC也先后加入到這一行列。然而,作為不良資產管理的新興方式,互聯網的應用目前還不是很廣泛,且存在一系列的問題,其模式還需要不良資產處理的參與者們不斷去探索和完善。
 
二、不良資產應用互聯網的發展現狀
 
目前不良資產的互聯網應用主要有三種形式:不良資產信息發布平臺、不良資產買賣交易平臺、不良資產委托處置撮合平臺。
 
不良資產信息發布平臺是一種比較簡單的方式。即不良資產的所有者在各自的官方網站上,建立不良資產信息公告平臺。例如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地方AMC、商業銀行等,在各自的官方網站上建立不良資產信息公告平臺。這些平臺屬于單純發布信息的平臺類型,公眾可在平臺瀏覽相關資產信息,各方達成意向后,按照相關交易流程線下進行。
 
第二種形式是由AMC或者第三方搭建互聯網交易平臺,用于不良資產的買賣交易。一些AMC積極建設自己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如四大之一的東方公司的“東方匯”、安徽省國厚資產的“壹號資產”等。但是目前互聯網在其中發揮的主要是還是渠道的作用,有待進一步建設。例如,東方匯是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綜合性互聯網金融資產交易服務平臺,是國有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中最早組建的互聯網金融資產交易服務平臺。其業務主要有兩部分,一是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開展互聯網(P2P)借貸業務;二是希望借助東方資產集團的資產包資源,業務協同,提高不良資產處置效率。但是截至2017年7月,該平臺尚未開展第二項業務。
 
淘寶資產處置平臺是目前規模較大的一家第三方發起的不良資產交易平臺。截至2017年7月,共有16家政府機關、19家AMC(含四大和15家地方AMC)、163家銀行(分行)、62家交易所/公共資源、97家拍賣行、51家商業公司進駐該平臺。2015年,信達、華融先后試點在淘寶資產處置平臺上線40億、515億不良資產。
 
除淘寶外,還有一些第三方發起的不良資產處置平臺,也是各具特色,例如搜賴網、分金社、銀資網等。例如搜賴網通過數據挖掘尋找債務人的隱匿財產,向不良資產投資機構與處置團隊提供以債務人財產信息為主的數據服務,并根據處置難度與回報情況對不良資產項目進行分層,最終向投資者提供不良資產收益權的金融產品。分金社為投資者提供各種不良資產投資機會,投資者通過眾籌方式購買該不良資產,由平臺委托某機構處置該不良資產,買賣差價形成投資收益。
 
第三種形式是不良資產委托處置撮合平臺,它是一類連接委托方和催收方的平臺。其上游對接出現不良資產的金融機構,通過平臺發布催收需求,下游大量中小型債務催收公司“接單”。平臺作為居間撮合和風控保障,雙向保證匯款安全,收取中間服務費。典型代表公司有,“青苔債管家”、“91債牛”、“資產360”等。例如,資產360通過平臺化的互聯網方式,整合全國信貸企業和催收服務機構,并利用大數據系統化地提供數據信息收集、智能催收決策、上下游數據匹配等服務。具體方式主要是應用大數據模型分析方法,向合作伙伴開放借貸黑名單查詢,降低風控的難度和風險;通過催收管理系統,批量電話外呼、外訪催收等環節,解決催債效率低下的問題;利用智能遴選催收公司的模型,完成催收公司的智能推薦和業務匹配,解決異地催收的問題。
 
三、“互聯網+”的創新之處
 
互聯網究竟如何提升不良資產管理效率,還是要回歸到不良資產管理業務鏈條的本質來進行分析。總體來說,這些不良資產處置互聯網平臺的創新之處,主要在于利用了互聯網提升了信息傳播效率,重組了信息流和通過眾籌方式提升了資金流。
 
不良資產處理的本質是不良資產價值的發掘和提升,以及風險的轉移和消化。不良資產會從風險處理能力由低到高的組織間進行轉移。相比與銀行和其他非銀金融機構等,專業的AMC對于不良資產的風險控制和化解要更加擅長;不同于銀行的“信貸思維”,不良資產管理公司的核心競爭力體現在“投行思維”上,即價值發現能力和價值重組能力提升能力。不良資產從銀行批量轉讓至持有牌照的AMC,即四大AMC和地方AMC,持牌AMC可以通過各種手段自行處置,也可以將其轉讓給下游買家。處理和轉賣則主要取決于管理成本和交易成本的比較,如果管理成本高于交易成本,則應該進行轉讓。由于不良資產管理涉及到多方參與者,流程很難標準化,有時也會涉及到跨區域追償等問題。背后涉及到的關系也錯綜復雜,因此就會存在有組織專長于某種類型的不良資產的情況?;チ釗菀淄黃頻牡?,就是降低交易成本。像第三類交易撮合平臺,就是通過集成海量的資產數據,提供信息搜索,線下匯聚律師所、評估拍賣,二手車房等專業機構,讓不良資產業務鏈條的參與方能夠全面接觸到不良資產的信息,打破時空限制,把最合適的資源配置到最合適的環節上,即對于信息流有所提升。
 
資金流的改善主要體現在分金社這類互聯網不良資產管理平臺的模式上。不良資產管理行業是個資金密集型行業,對資金要求高,分金社的這種眾籌模式,實際上是對資金效率的一種提升。然而,一級市?。ù右械匠鐘信普盞腁MC)不良資產包收購環節的資金動輒千萬級到數十億級,互聯網的眾籌模式很難滿足如此巨量的資金需求,因此對于持有AMC牌照的四大和地方AMC,目前看來意義不大。但對于不持牌AMC以及其他的不良資產管理環節的參與者是一種比較好的籌集資金的模式。
 
四、現階段存在的問題
 
目前的不良資產互聯網平臺由于處在初創階段,存在功能單一、缺乏專業性等一系列的問題。
 
一是標準化問題無法解決,線下工作無法遷移到線上。由于不良資產管理的各項目之間差異性大、專業性強,未形成統一的業務模式;各階段需要反復溝通,對線下工作依賴性大;互聯網平臺大多僅承擔“信息展示”、“交易服務”這一頭一尾兩個環節,線上的貢獻度相比線下要低的多。
 
二是專業性問題。以淘寶為代表的平臺,不具有不良資產處置的專業知識。而AMC作為不良資產市場的主要參與主體,在該領域具有最廣泛的業務許可和政策支持,但是發起建設的平臺剛剛起步,受眾較小。
 
五、結論
 
隨著不良資產管理行業的快速發展,互聯網+和大數據作為提升效率的手段也在不良資產行業不斷得到推廣。然而,從現階段發展情況看來,“互聯網+”并未對不良資產管理行業產生顛覆性的改變,更多的是增加了信息渠道,通過提升資源與資產匹配度來提升效率。在目前階段,行業還是處于“+互聯網”的階段。但隨著不良資產管理行業的日趨成熟,各種類型AMC紛紛觸網,互聯網+模式也必將會隨之進化完善,未來在不良資產管理行業將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